旅途|新冠时期的爱情

写于第二次和Gloria见面后。

受疫情影响,原定于2月初的见面迟迟不能实现,我们也各自在家生活学习了三个月。

平稳度过了情人节,生日和100天纪念,交换了几次书信和礼物。

这次不聊太多感情,聊聊上路的感想。

封城后遗症

习惯的形成需要一个周期,而改变习惯也需要一个过渡期。与最开始出现冠状病毒后人们的不以为意类似,封城后再解封,人们也需要一个过程来习惯外出。

记得4月8日武汉解封的时候,街道上依然没什么人,许多商户和门面大门紧闭,城市宣传的口号依然是:“无必要,勿外出。”似乎一直隔离下去就是最安全的。

带着“再不出门就要生锈了”的心态,我几乎每天关注着城市政策的风向标。首先见到了订酒店住宿相关app上的“疫情期间告知”的消失,紧接着是不同地区政策的放开,随后是国务院4月中旬的一锤定音,伴随着武汉内核酸检测站“愿检尽检”,以及各地健康码的“互认”,终于使得出城访友成为了可能。

为防止碰上“武汉来访人员一律隔离14天”的意外,特意在计划出行前一周咨询了目的地防疫指挥部和住宿地点,准备了健康证明和核酸检测报告,备好了一沓一次性口罩,才踏上行程。

出发的当天来到武汉火车站,从未见过武汉站如此空旷,空旷到有些荒凉。甚至在高铁站摘下口罩吃碗泡面(其他餐饮业尚未开放),都会收到旁人警惕的目光。后面上了高铁,整节车厢就没几个人。

总的来说,这次出门的体验是很好的——除了脸上戴着口罩/没事多洗手/室内场所测个温的习惯外,其他没有任何区别。可能这也是国内绝大多数城市的常态。

(当然武汉本地人可能并不这么觉得,至少半个月前,小区群内还有一股举报盛行的风潮,部分心态扭曲的人抱着这样的态度:我出不去,你们也别想出去(狗头)

0917和0719

0917和0719分别是两座小城的电话区号。前者是女朋友家所在城市,后者是我老家。

有太多眼熟的景象:依山而建的城市,老城区的公园和广场,新城区的摩登商业街,运行平稳有序的交通,书店里勤奋自习的学生,饭店里谈笑风生的一大桌家人,还有脸上挂着幸福的居民。

也有新城市带来的陌生感:北方口音之外的一点方言,小吃里的一点辣子,不那么拥挤的街道,以及受深厚历史底蕴影响的景观和文化氛围。

分别以游客视角和生活视角观察一座城市时,得到的观感是不一样的。游客视角的观察更客观而广泛,但缺少深入了解;生活视角更富有感情而有深度,但往往比较局限。互相探索对方城市的过程,也会从游客视角发现一些生活中看不到的细节,或了解一些司空见惯的小知识。

此外,到达目的地后的两天内,先后被当地派出所和防疫指挥部电话回访,确认我拥有「核酸检测证明」后便不再打扰,一切活动稀松平常。

插播一条段子:

”我们去逛逛老街。“

”什么老街?“

”一条新建的老街。“

让大脑等一等身体

异地恋的每一次短暂的相聚都意味着更久的离别。相比初见面,这次特意留出了更多的时间和更宽松的行程,但仍有许多未尽事项和未完结的话题。

进入磨合期的关系,会产生矛盾、怀疑、失望、彷徨,但每跨过一道坎,都迎来更好的成长。相比这些短暂的负面情绪,更多的时间是积极而快乐的。在线上、纸上、或者很宝贵的线下交流中,坦诚和理性仍然是最为宝贵的共同点。由于线上的时间远大于线下,关系正朝着精神恋爱的方向偏斜,未来还需要更久的时间,去慢慢习惯线下的共处。让大脑等一等身体。

上次分开时我们尚能决定这次见面的时间(虽然因为疫情延期了很久),但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谁也说不清:可能是复学后,可能是正好两个人都不那么忙的间隙,或者只是突发奇想的一个决定。

无论如何,前进的路上遇见你,幸甚。

虽然颇费周折,但是一切都很值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