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南走到北

终于交上了期末的最后一个deadline,一百多斤行李也成功在618物流的浪潮中慢慢悠悠运到了北京。再次出发。

一直想着写点东西,但一直没什么动力。离开上海之后的几天内,总感觉突然对很多事情失去了兴趣。

回顾一下去年九月立的flag,大部分课内工作算是中规中矩,research基础中四项动了两项,各完成1/2。

和交大的朋友们交集加深是在4月混到工位之后。与其说是工位,不如说是一个基本没有老师看管的小办公室。日常煮粥煮面,果汁果酒,和几位同学相谈甚欢。由这个点,与诸多在学院工作的同学一样,有了根据地,和每天到点上下班的过程。熟起来也快,说再见来得也快。一波打篮球的好哥们儿,刚刚在野球场打出些不错的配合,就散了;几位学习中时常交流的朋友,刚刚在项目中熟悉每个人的特点,学期也结束了。

和去年毕业的天各一方倒也不同,未来几年各自走好学术道路,争取毕业前再见。

几周内搞课内各个结课项目之余,推了两款游戏。

其一为《隐形守护者》,相比之前玩过的互动式叙事影像,这部作品将玩家代入得更深。一开始看似还在局外,而过不了多久,每一个选择就已经受到了玩家自身特点的影响,同时剧情的反馈又影响着玩家的后续判断。每次选择,都隐约包含着个人价值取向,这个道理放在生活中也一样。一味的圆滑和自保终归是行尸走肉,只有想清楚哪些是绝不能失去的,哪些是绝不能妥协的,才能始终活得有一点人性。其二为舍友在我走之前送的一款音乐游戏《Muse Dash》,很久没认真玩音游了,就当是回归最初的快乐,没有体力且不用氪金的系统真的是业界良心。

年轻人大都喜新厌旧。在棱角磨平前,总觉得难以安于现状或者满足于长辈们的生活方式。往远处看,到外面闯。这种追求的变化究竟是发自本心,还是仅仅出于对现有状态的厌倦,不得而知。一个人眼里的远方,也是另一个人的家。寻寻觅觅,不忘来时路。

恍惚一年,似乎工作主线已经停滞了好久,是时候安心搞些科研和项目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