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伯克利冬令营(4)从零到壹:计算机产业一角

熬过连续三天的课程+研讨会,终于迎来了一次全天休闲游:参观Intel公司+计算机历史博物馆

从伯克利前往硅谷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,考虑到早高峰的堵车,我们8点就集合出发了。阳光依旧灿烂,气温渐渐爬升,未来几天估计也会如此。

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后,Intel公司的大楼出现在视野里。不同于中国的高科技园区,美国这里大楼很少,城市里空地和停车场的面积占了很大比重。因此Intel这种在国内很常见的高楼,在这边就像是矗立于荒野上的一座小山头了。走到楼下才发现,根本没有合适的机位能拍下整幢大楼..最后只好利用玻璃外墙的反射

简单地参观了办公区,@Jason Zhu为我们简短地讲解了硅谷的发展和Intel公司的情况,记录几个感兴趣的点:

  • Google的牙刷理论

一款优秀的科技创新产品必须具备类似于牙刷的特点,有如下三条:

被很多人用,

被很多人经常用,

必须非常有用,没什么替代品。

  • AI音箱的产品定位

去年AI音箱有一股热潮,各大厂商纷纷发布自己的产品,找准定位才能冲出重围。比如面向幼教、面向商务等。不作细分却想要直接通吃整个市场的产品很难。此外,产品要出发在当下,有点子就要快速开发(一年/半年/一个月内),否则会错失市场。

  • 有关Intel的研究方向和战略布局

除了广为人知的PC用芯片外,Intel还在布局Memory SSD、FPGA、5G网络、无人机等产业。

Memory SSD:电脑中的存储分为内存(Memory)和硬盘(Storage),前者速度快空间小,后者速度慢空间大,Intel已尝试开发出一种介于两者之间的存储介质,称为Memory SSD,即存取速度比普通固态硬盘更高,能够和内存的存取速度达到同一数量级,但存储空间却能和硬盘相当。未来主要用于替代服务器的内部存储。

当然,CPU和数据中心仍然是Intel公司的核心产业。并且在生产软件、投资、并购等方面都有不错的效益。

  • 硅谷未来发展趋势

QA环节,一位同学问了教育相关的科技创业问题,Jason从内容和平台两个层面做了简单解答,即:教育相关的应用应该侧重于这两个层面中的一个,如果有资深教育专家的支持,可以主攻内容方向,没有条件就重在建立平台。

听完报告后来到Intel历史博物馆,没太多时间看纯文字的描述,倒是找到了一些互动性的小展柜。

  • Intel的处理器有多快?

(又名:手速测试机)

一次运算的时间通常以纳秒计算,光传播1纳秒会经过11.8英寸。用手在下面这两块传感器中间挥动,电子显示屏会记录手经过两个屏所用的时间(纳秒为单位)

结论:比手速快100万倍+

  • 带宽和拥塞

(又名:快到碗里来)

展柜提供不同尺寸的小海绵球和管道,前者代表数据包(Package),后者代表带宽(Bandwidth)。当将大球放入小管道时就会发生拥塞。

类似的小展柜都很适合用于给孩子科普(学计算机要从娃娃抓起


离开Intel->午饭->闲逛->计算机历史时间。

午饭地点正好离苹果公司正在建设的国际总部不远,饭后就去转了转。然而被施工人员拦下没进去(此时化身成一只海鸥就能随便进了)

重头戏都要放在后面,今天的日志也不例外。欢迎来到计算机历史博物馆!

主展馆共分为20个小展厅,以时间顺序依次铺开,穿插一些经典领域的详细介绍(如计算机游戏、计算机图形学、计算机创作等)

这次参观可以说是对教科书内容的复现了,边放图边说。(多图预警)

  • 历史时刻

埃尼阿克(复制品)

世界上第一台通用计算机。它能够重新编程,解决各种计算问题。

防抱死系统(ABS),背后是最初投入使用的奔驰轿车。

第一代YAMAHA电子琴(视频讲解版本)

文字冒险游戏(Galgame鼻祖),是可以直接体验的复制版

街机:《Pong》,展馆内也做出了可以直接体验的机器

第一首Mp3:Tom’s diner(还挺好听的,但是只有Demo

  • 开创性工作

计算机自主绘画机,样子有点像现在的3D打印机。

最早的幼教机(步步高点读机快醒醒,人家1978年就有产品了

皮克斯的图形工作站

互联网的前身:ARPANET及其发展史

….以及许多无法呈现的视频,令人大开眼界。

引用计算机图形学展馆视频的一段话。

It was a great deal when a pixel became a line, when a series of bytes became a vector, when a quadratic equation became a curve. In the rapidly expanding field of computer graphics, there’s no limit to what those pixels become tomorrow.

当一个像素变成一条线,当一系列的字节变成一个矢量,当一个二次方程变成一条曲线,每一小步都显得很大。 在迅速发展的计算机图形学领域,这些像素将成为明日之星。


回去的路上:

经过了金州勇士队的主场体育馆(然而并不是勇士球迷

看到了一个飙摩托的小哥(手机太渣拍不出效果

到超市搞了瓶加州干红,淘宝价240+,超市打折只要8刀(虽然不太会品酒但觉得挺划算

最后送给广大程序猿们一句话:

制作软件,改变世界!

假装有打赏功能